Psoriasis

我曾擁有乾淨的身體
八年四個月又二十四天
世界的黑暗隨著歲月增長
在我靈魂裡堆積
猶記得第一塊紅斑在我心上出現時
我在浴室用力地洗刷它
直到血絲排成我的名字
這烙印卻怎麼也洗不去

我其實不在意別人的眼光
他們嘲笑我諷剌我都無所謂
怕妳覺得我怪
才將這華麗大衣披在自己身上
難道這也算是種原罪
發炎的手指抓不住愛情
神聖如妳親口所說的話
我只能丟盔棄甲

妳永遠都是對的
從今以後我只好努力做一個
兇狠陰險狡詐虛偽的人